教育新闻

瑞幸局中人:门店还会继续开 梦想还没有破灭_财经频道

经济观察报 记者 郑?心 6月23日晚间,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,公司因未按期提交年报,收到纳斯达克退市通知书。

这份公告对于早有预期的市场而言,已没有太大意义。自两个多月前,曝出22亿虚假交易丑闻开始,这家曾经创造了18个月最快上市记录的中国新零售传奇已经跌落神坛。

神话破灭,尘嚣四起。在瑞幸的资本局之外,赵彤仍然能回忆起第一次见到瑞幸咖啡门店时心中的激动,那时她刚从一家餐饮店店长的位置上辞职,想尝试一个不一样的工作,偶然间路过一家瑞幸门店,看到线上点单线下取咖啡的模式,她觉得她应该要进去工作。此后,她变成了瑞幸不断扩充的店长之一。

赵彤来到瑞幸的时候是2018年8月,彼时的瑞幸正在一路狂奔。2020年1月,时任瑞幸咖啡CEO的钱治亚宣布,截至2019年年底,瑞幸咖啡直营门店数达4507家,瑞幸咖啡的门店已经超过星巴克,正式成为中国市场第一大品牌。有业内人士算了一笔账,瑞幸平均每天都要开店10家店左右。而按照预定计划,到2021年年底,瑞幸要扩张到10000家门店。

不过,短期内这个目标可能无法实现了。4月业绩造假的一声惊雷后,瑞幸扩张的资本逻辑已经彻底失效。今年5月,瑞幸对外表示,在开新门店的同时,将对个别效益不好或客户覆盖重合的门店进行关停并转。

这是瑞幸重回实体逻辑的征兆。

从成立到登陆纳斯达克,从疯狂开店到资本局彻底破灭,从实体为资本造风再到重回线下实体,瑞幸用31个月,讲述了一个过去几年间新零售创业大潮中的典型故事。

棋至今天,瑞幸给新零售行业留下了哪些教训?又给那些既在局中又在局外的瑞幸创业人留下了怎样的印记?

“打鸡血”

王烁比赵彤加入瑞幸的时间更早。他之前在国际连锁餐饮企业做过区域负责人,干门店管理超过了二十年。2018年,瑞幸陆续在北京、上海等13个城市试营业,不爱喝咖啡的他却被猎头的一句“新业态”所打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