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新闻

10岁女孩一封信挽救一个家庭 爸爸撤回离婚诉状要陪全

“‘爸爸’,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称呼,更意味着一份责任和担当。”陈蕾是朝阳法院温榆河法庭家事审判组的一名法官,接触过形形色色支离破碎的家庭。其中一名十岁左右的小女孩,超乎年龄的乖巧懂事给她留下了深刻的记忆。

这是一起离婚案件。男方以感情不和为由起诉要求离婚。开庭的当天,当陈蕾走进法庭时,看见一名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安静地坐在旁听席上。女方解释,是孩子自己非要来的,说有些话要和爸爸讲。

男方家里是拆迁户,由于到了适婚年龄,家里催得紧,经人介绍与女方相识。没多久,两个人就结婚了。经询问,男方认为女方管自己太严,令自己毫无自由,“她动不动就拿孩子说事,让孩子打电话叫我回家,搞得我很没面子。”男方因此起诉离婚。

女方则哭诉这些年一个人边工作边带孩子不易,认为自己一直是丧偶式育儿,守寡式婚姻,不是没想过离婚,只是为了孩子一直坚持着。

男方没有正经工作,经常在网吧打游戏,彻夜不归。甚至女方生孩子时,男方也不在身旁,说是打游戏太晚,在朋友家里睡过头了。为了让男方回家,女方甚至将家里的一个房间改造成网吧,可是男方仍嫌网速不够快,不愿回来。

了解情况后,陈蕾询问如果离婚,双方对子女抚养的意愿。女方坚持抚养孩子,但令陈蕾没想到的是,在诉状上对孩子只字未提的男方,竟然也要求孩子的抚养权。

既然孩子到庭了,陈蕾决定询问一下孩子的意见。小女孩却率先开了口:“法官阿姨,我知道爸爸妈妈要离婚了,我也知道你要问我愿意跟谁在一起生活。我想跟着妈妈一起生活,但我给爸爸写了一封信,不知道您能不能让我给爸爸呢?”

来法庭表达意见的孩子有过不少,但十岁就这样镇定成熟的孩子却很少见。陈蕾柔声对她说:“可以啊,你都写了一些什么,能告诉我吗?”小女孩将信递给了她。

直到现在,陈蕾还清晰地记得信中的片段。陈蕾心中五味杂陈,她让小女孩自己将这封信读给爸爸听。

读信的过程,男方一直低着头,始终不敢正视孩子的眼睛。

陈蕾告诉他,有这样的女儿是人生幸事,让他自己好好斟酌。

庭审结束两天后,陈蕾收到了男方的撤诉申请书。申请书上说,他们一家要去《爸爸去哪儿》的采景地旅游。

又一个“父亲节”到来了。见多了家庭的悲欢离合,陈蕾也想告诫更多的“父亲”们:“与孩子一同写下一撇一捺,作为父亲的人生,会收获更多。”

(记者 张蕾)

亲爱的爸爸:

我最近看了一档自己最喜欢的节目??《爸爸去哪儿》,同学们会评判里面谁的爸爸好,哪个小孩最可爱……

每一集我都丝毫不落地看完,我好希望也能和爸爸有这样的生活……

同学们问我爸爸是干什么的,我就说是搞电脑的……

爸爸总是不回家,但是我珍惜所有能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光,我努力学习好,努力得奖,希望能让爸爸给我去开家长会,为我骄傲……

其实有的时候,爸爸一出门我就知道爸爸不会回来了,可是总是还会问:“爸爸,您去哪儿?”……

其实我多么想有机会能问,“爸爸,我们去哪里呀?”